财新传媒

特纳:资本流出是中国当前制约性因素

2016年12月02日 12:01 来源于 财新网
信贷增长并不一定带来危机,但是会催生不良的投资和带来越来越多易于流动的金融资产,后者带来的资本流出是更大问题
2016年12月2日,第七届财新峰会,美国智库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理事会主席,英国金融服务局前主席阿代尔·特纳发言。 图/财新记者 陈亮 陈玮曦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ET)理事会主席、英国金融服务局前主席特纳(Adair Turner)12月2日在第七届财新峰会上表示,中国信贷繁荣能否持续是最大的疑问。

  特纳称,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胜选后,全球股市走势以及经济预测都意外上升了。最令人注目的是,经合组织(OECD)11月29日显著上调了全球经济预测。其主要考量有两点:一是预期特朗普政府会扩大财政支出,二是中国的信贷宽松支撑经济,让市场觉得中国在财政方面不会马上触及上限。

  “对中国来说最大的疑问是信贷繁荣是否可持续。” 他认为,信贷增长理论上并不一定会带来危机,但是会催生低效甚至不良的投资,同时信贷宽松也会制造越来越多相对更容易流动的金融资产,导致资本流出增加。目前来看,资本流出是中国主要的制约因素。

  对美国经济,特纳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会对美国经济起到刺激作用,可能会让美国经济达到3%的增速水平。但是,长期来看,美国仍然面临根本性挑战,特别是信息技术和日益提高的不平等的影响,这将决定美国是否会在长期内继续作世界经济的“驱动性锚”。

  他认为,日本将继续保持相对低的增速,日本政府没有能力将财政赤字变成财政盈余,目前停留在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政府债务会永久性地货币化。

  他同时称,欧元区当前困境的根本性原因是财政政策受限,欧洲仍然有很多未能解决的问题。比如,当前的意大利主权债状况是不可持续的,欧洲目前的财政政策是不足的,欧洲央行总是有足够的政策能力让欧元区保持完好,但不足以创造好的环境。

责任编辑:于海荣 | 版面编辑:赵亚姣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