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李一诺:我们这个奇怪的世界

2016年12月06日 12:25 来源于 财新网
这个世界看得越多,越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奇怪的世界,一个有的和没有的世界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

  【财新网】(世界说记者 胡越 实习记者 滕丽敏)第七届财新峰会期间,财新公益基金会联手财新世界说于12月3日成功举办“2016财新女性青年领袖论坛”,评选并表彰了10位女性行业青年领袖,涵盖商业、媒体、科学、艺术等多个领域,同时以“女性新力量”为议题开展了圆桌会议,就女性如何打破天花板,更好的实现社会价值和影响力进行了多角度的探讨。

  论坛根据女性领导力、影响力、对社会公益、女性赋权、对社会进一步做出贡献等等因素,评选出“杰出女性奖”6名,分别是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腾讯公司副总裁陈菊红、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亲善大使姚晨、经济学人大中华区总裁刘倩、耶鲁北京中心董事总经理李恩祐和财新周刊执行主编凌华薇。其中,李一诺女士作为获奖代表,就她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和一土学校的创办经历发表了主题讲话,分享了她对于这个世界“没有”和“有的”的感受。她结合自己在公益和教育领域的实践,希望通过一代人的努力,增强国家和世界更加有序而美好的连接。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非常感激财新给我这个提名的荣誉,非常感恩有这个机会在这个平台上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想法。刚才杨总提到关于女性和区域性别化,我和我同事开玩笑,如果哪一天我们搞男性领导力论坛的时候,才是女性地位真正平等了。我分享的题目叫做“我们这个奇怪的世界”。有时候想我们这代人非常幸运,在非常特殊的年代,生在一片很特别的土地。我个人而言,从二线城市普通人家的孩子,在近40年的人生旅程里面来了北京去了美国看到了世界。这个过程中也看到了经历了我们国家这40年以来的巨变,以及和世界不断增强的连接。

  现在是冬天,我家乡是济南,我其实儿时对冬天的记忆就是需要捡树枝和带煤球,轮流值日,早晨用报纸在教室里面取暖。那个时候我对所谓女性领导力的理解来自于我的姥爷,他是沂蒙山区的人,早年闹革命,也坚持妇女工作的妇女会长,他说他当时主要工作就是劝说村里的各家各户给他们女孩子放脚,这个场合提到这些名词和动词很有穿越的感觉。回顾我自己的职业生涯,在这个年代有了不曾想象的人生,也看到了不曾想象的世界,个人收获之外,这个世界看得越多,越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奇怪的世界,一个有的和没有的世界。

  我们先来讲没有的,其实来到盖茨基金会之前我觉得我自己是见过世面的,我当时是麦肯锡合伙人,在中国、美国、日本、欧洲各个行业都做过很多项目。后来发现我看到的只是部分的世界。2015年我跟比尔盖茨有幸面试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会做盖茨基金会,他说你知道吗?如果你放眼看去,在这个世界上极其重要而且影响数亿人重大问题上,其实存在巨大真空。以疟疾为例,这是每年在现在还有32亿人受到威胁,2亿人得病,每年有50万人死亡,其中有一半是5岁以下儿童的疾病,每年全球对它研发投入是五亿美金。与此相比,每年全球投入到男性“卸顶”研发投入有20亿美金之巨。

  另外一个例子是结核病,它是传染病中的第一号杀手,每年有180万人因此死亡,中国是全世界结核病负担第三大国,每年有100万的新增病人,绝大多数在我们国家的贫困地区。但是全球对于结核病的研发一直存在巨大的缺口,就在上周咱们的CFDA批准杨森制药抗多发耐药结核新药Sirturo,在中国的上市。但是你们知道吗?这距离上一次有结核病新药问世隔了将近50年。主要原因就是我们研究资源匮乏。放而远之,不仅是结核,全球90%的传染性疾病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全球研发投入只有10%针对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从1975年到今天全球有1500个药拿到认证和执照,有20个国家针对发展中国家的药。

  当前我们世界有25亿人,40%的人面临缺少基本的卫生和净水设施,其中1亿人就在我们中国。每年全球由于缺乏卫生和净水设施有120万儿童死于基本疾病腹泻,还有大量儿童由于慢性腹泻严重影响到他们发育和健康。我们在很祥和高大上的场合经常忘掉,就在同一个时刻,同一个星球上,对数以亿计的人来讲基本健康还是遥远的奢望。为什么会有这样?因为这些地方没有市场,市场机制是失灵的,也没有人为他们发声,因此更少有投入。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话,他说敢于冒险的人需要有支持者,好的想法需要有布道者,被遗忘的群体需要有倡导者。但这些问题存在都是系统性的大问题。基金会想做到用有限的资源能够起到催化的作用,能够为这些群体发声,能够投资没有市场的产品,能够支持冒险者。并激励更多人和组织能够和我们一起做这些事。

  在这方面中国其实可以起到非常巨大的作用,而中国已经在起这方面的作用,同样经历巨大卫生贫困挑战中的发展中国家,作为非洲目前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作为研发和创新排头兵,我们有太多独特价值可以在这个世界没有里做贡献推动我们这个世界的进步。

  再讲“有的”,在工作之外,我今年以个人身份发起的项目是一土学校,这个缘起其实我作为一个母亲,因为给孩子选择学校过程中的痛苦和思考而无知无畏的做得一个决定,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些痛苦和思考引发了巨大的共鸣。而我开始做之后我意识到教育问题是另一个极端,它是有的问题,而且是有的太多,有的无序,教育几乎是所有社会的中心和焦点问题,因为它关乎我们人类社会的未来,家长为教育焦虑、政府为教育投入,大量专家学者,大量研究、研讨会、展示会,报纸、网络文章铺天盖地。一方面是时代进步带来随处可得的知识和创新,是家长对教育的高期待和高焦虑,是资本对教育课外产业的高投入,另外一方面是压力巨大的公立学校体系,是疲惫和缺乏支持的学校管理者,是心怀职业的使命感但又充满职业倦怠感的教师群体,谁都不满意又谁也无法逃离。所有人似乎都是受害者,同时又在这个体系的漩涡里不自主的成为施害者。而这所有的结果就是我们孩子在学校教育、补习班、课外班、和家庭压力种种后面内忙碌、疲惫、分裂甚至扭曲的童年体验。

  我最大感触莫过于接触到体制内的教育官员和教育者自己,也为自己孩子的上学无比发愁,结果在这样一个漩涡里面转一转时间以后有能力早晚把孩子送出国。我自己朋友圈坦率来讲无一不是想把孩子送出国的,有的已经把孩子送出国了,无非是时间的问题。我不批评他们,因为对任何一个个人来讲对抗这个体系都太艰难,风险都太大,无法承受。但是退一步我们请在座各位想一想,这是不是非常可悲,我们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悠久历史的大国,当今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几乎所有受到良好教育的家长,脑子里想得都是尽早把我们孩子送出去。

  我想做一土学校,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让我们孩子在中国接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为什么不可以?听起来很难,但是不是不可能,因为退一万不讲和我们前面讲得没有的问题相比已经好太多了,我们不是没有重视和投入,是体系的不合理造成了结果不的理想。体系的问题就是学校是孤岛,一方面各种社会压力和焦虑的焦点,一方面教育体系又是相对封闭很少教育体系之外的支持,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教师职业发展,对任何企业机构来讲这是人力资源的问题,而且有大量行业的研究和经验。但是这么多教师培训的机构和会议,我没有看到一家请过有经验企业里面人力资源的高管去给意见,或者提供支持。

  在一土的教室我请麦肯锡的同事做过关于沟通和纠纷处理的培训,有20多教龄老教师感叹要是我能早有这样培训,能少走多少弯路,少浪漫多少时间,解决就是让学校回到社会的中心,因为学校里是我们的未来,它应当在社会的中心。这需要有序的体制支持我们教师支持学校高效运营,并让社会资源跨界对学校进行有序的投入,所以我们想做得不仅是表面的一所学校,通过这所学校跟后面多层体系建设,通过开放和多方合作,推动教育体制变革,包括完善的课程和评估体系、教师职业发展和支持体系,企业级的学校运营和管理体制,IT技术的应用和社会支持学校的平台和工具,通过这些我相信我们能做好的教育,我们能够激发保护孩子内驱力做个性化的教育,我们可以让国际先进教育理念和中国教育理念相结合,我们能够做真正面向未来的教育。

  回首中国近200年的历史,我们走上一条来之不易的民族复兴的道路,我也坚信这条道路刚刚开始。说到未来下一步等待中国的我觉得应该是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在世界范围内为人类谋福祉,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教育培养出根植中国心怀天下的下一代领导者。我姥爷生于1914年,如果还健在现在已经过了百岁的寿辰,他如果在肯定会很高兴,他的外孙子,这个一直被他叮嘱女性要自立自强的外孙女,今天能在这样一个场合,有这样一个平台和这么多人讨论下一个百年的中国和世界,也正是因为他们这一代人艰苦卓绝的努力,我们才有今天这样的机会,我希望我们这一代也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有的和没有的世界相连接更有序而更美好,谢谢大家。

  附:2016财新女性青年领袖论坛获奖嘉宾名单

  “杰出女性奖”获奖嘉宾:

  李一诺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陈菊红 腾讯公司副总裁

  姚晨 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亲善大使

  刘倩 经济学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李恩祐 耶鲁北京中心董事总经理

  凌华薇 财新周刊执行主编

  “新锐女性奖”获奖嘉宾:

  胡玮炜 Mobike创始人

  郝景芳 科幻小说家

  Toyosi Akerele-Ogunsiji 尼日利亚社会企业家

  Khek Khemrath 柬埔寨Blue Media创始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