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袁熙坤委员:关闭商业性老虎养殖场

2017年03月07日 17:1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中国圈养虎的总量已远超出为野化放归目的需要的数量,养殖虎问题成为中国在履行CITES国际公约中最受诟病的地方
资料图: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北虎养殖基地的东北虎 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周淇隽)近年来野生动物园老虎咬死、咬伤人的新闻时有发生。“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与养殖老虎一生下来就接触人类、不怕人有关。野生老虎见人就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告诉财新记者。

  养殖虎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十二届全国政协五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金泰艺术馆馆长、著名画虎画家袁熙坤提出提案,请求关闭商业性虎养殖场、停止大规模虎驯养繁殖活动。“近年来,养殖虎问题成为中国在履行CITES公约上最为人诟病的地方。”袁熙坤说。

  上世纪80年代,为了防止中国老虎种群灭亡,国家曾鼓励养虎,重要目的是为了将养殖虎野化放归,壮大野外种群。一些私人企业也申请到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袁熙坤的提案中显示,中国目前有200多家养虎单位,圈养虎的总数量高达5000-6000只。

  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主任张明海告诉财新记者,东北林业大学所作的调研认为圈养虎有4500只左右,而且没有下降,还在缓慢增长。很多虎保护领域专家认为,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为野化放归目的需要的虎数量。

  袁熙坤在提案中提出,CITES公约(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决议要求:“商业性规模养殖老虎的缔约国应采取措施将老虎养殖种群规模保持在仅限于支持保护野生老虎的水平上,且不得以利用老虎的部分或其衍生物为目的来繁殖老虎。”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并未执行该决议,一直有被制裁的危险。

  他表示,每次缔约国大会和常委会上,中国总是受到广泛的批评,养殖虎问题也成为中国在履行CITES公约上最为人诟病的地方。

  袁熙坤认为,大量养殖虎的存在带来很多问题,包括国家和主管部门付出的额外的管理成本、降低虎贸易禁令的效力、高昂的执法成本和严重受损的国际形象。

  1993年,国务院曾发布禁令禁止一切虎骨贸易。但国内大型养虎场常常利用各类带有老虎形象的包装大卖“护骨酒”、“补骨酒”之类的产品。据一些国际组织的调查,国内一些取得资质的合法养虎企业利用“野生动物经营利用专用标识”系统的漏洞进行非法操作,将非法来源的虎皮“洗白”出售。国际动物保护组织质疑,中国养虎场的这些行为严重误导了公众对虎贸易禁令的认识和执行,刺激了虎制品的需求。

  为解决中国的虎养殖问题,袁熙坤提出的建议是,依托国家林业局猫科动物研究中心,建立非盈利性的“虎保护研究中心”;关闭现有商业性或有商业嫌疑的虎养殖场,销毁养殖场内贮存的大量虎尸体,并禁止新建养殖场,活虎迁入“虎保护研究中心”;停止大规模的虎繁殖活动,“虎保护研究中心”中虎的数量仅限于支持科学研究和野外保护需求的水平,具体数目由专家科学评估后决定。其余老虎待自然死亡后销毁等。

责任编辑:王逸吟 | 版面编辑:张柘

两会一线
2017两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