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中国经济在海外”系列之五】中色赞比亚罢工事件

   一场中资企业在赞经营史上“最长的罢工”,中资企业如何应对?工运总统上台,将给中国在赞比亚的投资带来什么影响?
“萨塔请帮助我们”,谦比西罢工工人在标语中写道。他们希望总统萨塔能按照竞选时承诺的,帮助他们拿回他们“应得的”。韩薇 摄

  【财新《新世纪》】(特派记者 沈乎 韩薇 发自赞比亚)“亲爱的中国兄弟姐妹,赞比亚非常欢迎你们,因为我们是全天候朋友。赞比亚不会浪费这五年,我们要把你们好好用起来。”2011年10月29日,赞比亚总统府里一场有上百位中资企业人士参加的午宴上,赞比亚新任总统萨塔(Michael Sata)试图向来宾们示好来消除他们的焦虑。

  仅仅一周前,在中国有色非洲矿业公司(NFCA,下称中色非矿)投资的赞比亚铜矿省卡路路西镇(Kalulushi)谦比西铜矿,一场为期两周的大罢工刚刚结束。谦比西铜矿是迄今为止,中国在境外投资建成的规模最大的有色金属工矿企业。

  这是中资企业在赞经营史上遭遇的为期最长的罢工,事前毫无征兆。劳资矛盾在政治大环境变动的激化下,走到了连工会也难以调和的对立状态。工人们是在总统萨塔委派赞比亚矿业部长斯穆萨(Wylbur Simuusa)出面调停后才开始复工。10月26日,赞比亚矿业工人工会的代表与中色非矿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集体薪酬谈判。

  作为非洲第一大、世界第四大产铜国,赞比亚对中国意义重大——赞比亚2010年铜产量约80万吨;铜矿行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直接或间接消费了大部分。从赞比亚1964年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卡翁达(Kenneth Kaunda)开始,两国关系一直非常稳定。截至目前,中国对赞比亚投资累计20亿美元,投资企业约有300家,其中中国有色矿业集团一家的投资就达到14亿美元。

  但是,近期中赞关系处于很大的不确定性之中。随着对中国投资持反对态度的萨塔9月22日当选总统,赞比亚民间对中国投资的敌意急剧上升。中色非矿遭遇的大罢工,正是这种情绪累积下的爆发。

  “当时中色对周围的信息根本摸不清楚,就像大海上的一叶孤舟飘摇在狂风暴雨中,极端情况随时可能发生。我们甚至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就是被驱逐出赞比亚,多年来投下去的真金白银可能就没了。”中色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回忆道。

  现在,萨塔的态度像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在与中国企业家的见面活动上,他向中国投资释放了前所未有的积极信号。他并不讳言之前这段不愉快的历史,不过他说,竞选过程中曾承诺要驱逐中国投资者,现在要利用他们。

  萨塔还宣布,赞比亚首任总统卡翁达将作为特使去中国致谢。“中国行动快,赞比亚行动慢,由于中国的进取,他们很容易成为关注和抱怨的对象。”他说。

  萨塔的这番话,令今年大选以来笼罩在中资企业中的紧张气氛暂时一扫而空,在场企业家均对此信号感到乐观。赞比亚中华商会会长、中国有色集团副总经理、中色非矿董事长陶星虎评论说,这是“破冰之举”。

  观察者普遍认为,在今年竞选中,萨塔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明显转向,不再提及中国问题。赞比亚政府媒体《每日邮报》(Zambia Daily Mail)说,分析家认为这是总统递出的橄榄枝,他与被指责不善待员工的中国企业的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

  不过,萨塔长期的反华论调在民间的影响力尚未转向,中色非矿遭遇的罢工事件仍受到相当大的关注。中国驻赞比亚大使周欲晓说,罢工中工人提出的200万克瓦查(约合400美元)加薪是一般企业难以承受的。

  “我们是国际商业活动中的新成员,我们并不完美。在实践中,我们会有问题,也会犯错误,但是我们在积极学习和改进。我号召中国人,尤其是中国企业界,在商业活动中遵循国际规则,注重当地法律,尊重当地文化,善待当地员工,支付合理薪酬,积极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与此同时,我希望他们的合法权益也同样受到保护。”周欲晓说。

  中资企业在赞经营面临的政治风险和种种不适应,透过此次罢工事件集中呈现。此事提醒着中国企业,“走出去”不仅仅意味着资本国际化和地理环境的跨越。在多党制民主社会中进行跨文化经营,需要具备真正开放的心态,还有应对多种力量并存的商业环境的灵活性。

评论
案 例
波兰业主向中海外索赔2亿欧元
特派伦敦记者倪伟峰 记者 谷永强 09月19日 10:22

2亿欧元的索赔总额“包括10℅的违约罚金以及因工程延期所产生的近四个月的过路费损失”

研究报告
波兰业主向中海外索赔2亿欧元
特派伦敦记者倪伟峰 记者 谷永强 09月19日 10:22

2亿欧元的索赔总额“包括10℅的违约罚金以及因工程延期所产生的近四个月的过路费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