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题 > 权威访谈 > 正文

欧元集团主席容克专访:我喜欢逐步升值

2007年11月29日 11:28 来源于 财新网
容克向记者阐述欧盟货币立场和新的对话机制。金融对话机制将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和欧洲央行行长主导;经贸对话机制则由一个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和欧盟贸易专员领导

  (曹海丽 王欢)欧元集团主席容克看上去有些疲惫但很放松。“我对我们的对话结果感到高兴。”11月29日早上,容克在离开北京前接受记者专访时,对为期两天的会谈表示满意。采访中,他甚至燃起了一支香烟。

  “我们并没有很高的期望。当事涉汇率议题时,你要倾听,了解对方的态度,你不能指望立竿见影的效果。”容克说。但他表示,在和中方对口机构——中国人民银行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会谈中,双方加强了相互理解,包括各自的国内情况,“缩小了立场上的差距”。

  两天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会见了来自欧洲负责货币政策的“三巨头”——欧元集团主席容克、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以及欧盟货币与经济事务委员阿尔穆尼亚。中国人民银行随后发表的声明称,“双方认为应共同努力,采取综合性措施,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力度,防止汇率大幅波动,为全球失衡有序调整做出应有贡献。同时,双方还表达了进一步加强沟通、增进合作的意愿”。

  在今年10月举行的欧元区财长会议上,13个欧元区成员财长达成一致意见,要对人民币汇率施压,并委派上述三巨头借中欧峰会之机和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单独的会谈。

  今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中欧急剧增长的贸易顺差,以及受弱势美元影响导致的欧元不断走强,令欧洲政策制定者坐卧不安。特别是自2005年汇改至今,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虽然升值超过10%,但由于升值速度远低于欧元,相当于人民币对于欧元贬值了8.72%,严重打击了欧洲的出口竞争力和经济增长。欧洲亦一改过去温和的态度,首次发出了强硬的声音。

  不过,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在11月28日下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告诉记者:“其实我们有这样的想法(向人民币施压)已经很久了,和美国的惟一区别就是我们之前在这个问题上的表态一直比较审慎罢了。”特里谢强调,即使是专程过来谈人民币汇率问题,也不是想以强硬的姿态催促人民币对欧元立刻升值。

  作为此次中欧峰会及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对话达成的共识之一,中欧将建立“互补隶属的”金融和经贸两个领域对话机制。据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关于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对话将纳入金融领域的磋商机制当中,该磋商机制还包括银行间合作、证券、保险等一揽子问题,目前就已着手建立。与之平行的经贸领域磋商机制将被定位为副总理级,于明年三月间启动。

  容克向记者表示,这一双重对话机制是中方领导人的提议。“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至于为什么要将金融和经贸两个议题分开设置对话机制,而不是像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那样囊括一揽子的经贸议题,包括金融,容克解释,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领导认为欧洲把汇率对中欧贸易顺差的作用估计过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欧盟内部特殊的组织结构。

  “汇率的争议在欧洲其实是相当新的。”容克说,那些负责中国和欧盟对话的人其实并没有真正介入这一议题。另外,汇率并非一个事关欧盟所有成员国的议题,而仅仅是13个采用了欧元的国家。而贸易则是一个“全欧盟”议题。因此分两个工作小组来展开工作并非没有道理。

  不过,容克强调,在他们看来,汇率问题需要部分地为中欧贸易失衡负责。这两个议题应该一起讨论。这两个工作小组也应该一起工作。

  其中,金融对话机制将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和欧洲央行行长主导;经贸对话机制则由一个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和欧盟贸易专员领导。目前尚未确定中方人选。

  此次中方提升中欧经贸对话规格,体现了中欧贸易关系的重要性和问题的严重性。2005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欧盟的第一进口来源国。自2006年初以来,中国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长约40%。根据欧盟统计,其2006年对华贸易逆差达1280亿欧元。今年头八个月的中欧贸易顺差已达700亿欧元。目前,中国对欧盟的出口已经超过了对美国的出口。

  欧盟贸易专员曼德尔森在中欧峰会结束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他来时“不快”走时“备感鼓舞”。“中国领导人明确地表达了最高层次的政治承诺,以应对贸易赤字,包括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等议题。这正是我们寻求的。”

  在中国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外经所所长张燕生看来,过去人们关心的一直是中美贸易,但由于美国经济的放缓,欧元的强势,导致美欧在全球经济中的角色换位,欧盟上台扮演主角也就顺理成章。不过,张燕生认为,中国对美欧的巨额贸易顺差是全球化的一个产物,问题是谁来为全球失衡买单。由中国一家来承担这个责任并不公平。

  中金公司分析员沈建光在一份关于“中国欧盟北京峰会前瞻”的报告中预计未来几个星期人民币升值将有所加速,2007年底达到1美元兑7.3元,2008年再升值10%。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沈建光认为,人民币对欧元的升值幅度也将视欧元兑美元的走势。如果欧元继续对美元走强,人民币对欧元升值的难度就会增加。另外,由于美国经济放缓,现在正处在一个微妙时刻,要根本解决中欧贸易失衡也比较困难。

  不过,沈建光也认为,中国目前仍在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表明失衡仍在加剧,中国政府也有内在的动力调整汇率。

  容克在采访中承认“弱势美元是最糟糕的事”。他表示,不喜欢过度的波动。“和我的中国朋友一样,我喜欢逐步升值,而非即刻升值。”他说,考虑到中国国内的问题,升值对“抑制过度的经济也是必要的”。█

  ——此文原载于财经网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