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题 > 权威访谈 > 正文

专访拉米

2004年07月20日 11:09 来源于 财新网
在40分钟的专访中,拉米就中欧贸易、WTO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和往常一样,他话语幽默直击重点,言词温和而立场鲜明

  (楼夷 李琰)7月5日晚上8点30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七层,欧盟贸易委员拉米在其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拉米行色匆匆。他是直接从某个会议赶回来与记者见面的,还没有顾得上吃晚饭。 “他是少数愿意腾出晚上8点后的时间接待记者的欧盟委员。”一位欧盟官员告诉记者。

  拉米担任欧盟贸易委员已有五年。由于在WTO以及外贸领域的作为,拉米被看做最有权势的欧盟委员之一,并广受媒体关注。记者在拉米办公室的墙上看到几幅法国、英国等地媒体刊登的拉米的漫画。在这些漫画中,拉米或化身为骑着毛驴与风车作战的堂吉诃德,或化身为脚踩全世界的主宰者等。其中一幅漫画中还画有美国总统布什气势汹汹地举着一把巨大的手枪,但是这把标注着“钢铁”字样的手枪的枪管却卷了起来。

  对于中国大众,拉米的知名始于他担任中欧入世谈判代表一职。拉米自称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在北京的时间要多于在华盛顿的时间。而每隔一两个月,拉米或他的同事就要到中国出差。拉米认为,这恰能佐证中欧贸易的重要地位。

  目前,按总的进出口额统计,欧盟实际上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尽管按照进口和出口分项统计,美国是中国第一大出口市场,日本则是第一大进口来源,但相比之下,中国对欧洲的贸易显得更为均衡。中国加入WTO之后,欧盟对中欧贸易关系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贸易往来日益频繁。而近期发生的焦炭配额事件和市场经济地位之争更为这种关系提供了生动的注脚。

  在40分钟的专访中,拉米就中欧贸易、WTO等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和往常一样,他话语幽默直击重点,言词温和而立场鲜明。

WTO框架下的中欧贸易

  记者:您如何评价近几年中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目前欧盟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是否会影响双方的贸易关系?

  拉米:在过去的五年中,欧盟与中国之间的经济贸易关系日益密切,变化的程度超过了欧盟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关系。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已经成为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我们非常重视中欧之间的贸易关系。

  不错,我们有500亿欧元的贸易赤字。我从不对这个数字大惊小怪。考虑到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赤字并没有超过合理范围。这是中国成功进入世界经济的良好兆头。

  记者:美国已经与中国建立了某种双边关系,以此讨论美中贸易逆差问题,欧盟是否也会与中国建立类似关系?

  拉米:中欧之间也有着长期的双边关系。我们有工作组,有谈判机制,有可供对话的渠道,包括讨论市场经济地位和反倾销问题。只不过在我们的体制中,由不同的人处理不同的问题。比如我们选择反倾销专家处理自由市场地位问题,而并非纺织或电信行业的专家。

  尽管如此,我们仍愿意利用任何可能的渠道展开对话。我们的对话是完全开放的。我知道,美国方面说过“我们将建立工作组,专门处理对华贸易赤字问题”。这或许是个高明的办法。但“建立工作组”并不是解决全部问题的办法。我们必须确保问题能够获得解决。我想重申,这只是一个技术问题。

  记者:中国入世已逾三年。您认为在WTO框架下,应如何看待和处理中欧贸易关系?

  拉米:我着重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是WTO多边系统,其次是双边中欧关系。

  为加入WTO,中国付出了巨大努力,但还不是WTO谈判最活跃的参与者。这一谈判的目标就是要促使更多经济体趋于开放。例如在启动南南贸易此类议题上,我们一直试图激发中国的兴趣。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与印度、巴西和南非等此类国家相互进一步开放市场十分重要。在农业谈判和地区交流等领域,我们与中国有很深的往来。在这些领域,我们和中国在发展比较优势方面颇多相似之处。

  为加入WTO,中国在开放市场方面付出了很大代价。现在中国更重视履行加入WTO时的承诺,并不急于敦促其他国家做出新承诺,这顺理成章。何况若敦促这些国家做出新承诺,中国还要付出更多代价。

  另一个重点是如何平衡中欧双方的贸易关系。日益密切的贸易往来也导致一些日常问题。近来,我们在卫生和植物检疫标准方面遇到麻烦,但这些问题都在逐步解决。中国现在已经能够接受并符合我们一些卫生和植物检疫的要求。但在其他某些领域,我们仍不太适应中国贸易系统的工作方式。比如最近在焦炭贸易上的问题甚至引发了某种公众紧张关系,幸好问题已逐步解决。

  至于何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虽然这件事引起了广泛的公众注意,但实际上它不过是个枝节问题。

欧盟东扩与中欧贸易

   记者:您认为欧盟东扩对中欧贸易关系将产生什么影响?请谈谈有关质量标准、卫生标准和反倾销条款等这些新10国入盟之前与中国的双边协议中未曾涉及的问题。

  拉米:欧盟东扩对中国是一个利好消息。其一,这些国家加入欧盟之后,贸易保护水平低于从前,这对中国出口是一件好事。其二,这些国家加入一个统一系统,将为中国的出口带来规模经济效益。

  关于卫生标准的问题,新规则适用于欧盟所有成员,一视同仁,是绿色标准。在反倾销问题上,新10国对中国采取的反倾销措施,已于5月1日撤销,被欧盟25国对中国的反倾销措施所代替。但中欧贸易的99.5%都没有受到反倾销诉讼的危害。在这些反倾销措施上,随时随处会有调整。

  在另一方面,中国对欧盟15国的反倾销措施,也已经扩大到欧盟25国,其中包括新10国以前并不涉及反倾销官司的领域。

  记者:据了解,在欧盟东扩后有关配额和补偿问题上,中欧之间存在争议。由于欧盟东扩会导致欧盟内部各国之间农产品出口配额下降,中国有贸易专家认为应向WTO提出补偿要求。您对此有何评价?

  拉米:WTO协议第24条第6段,有关于对创建自由贸易区造成贸易损失的产品给予补偿的条款,这也适用于中国。不过,只有当遭受贸易损失时才能享受补偿。欧盟新成员国的平均保护程度,实际上低于他们入盟之前的水平。我们目前正在对相关国的进行损失水平的评估,其中也包括中国。我们会根据结果做出补偿。补偿的前提是中国能够给出与这些新成员国之间产生的贸易损失的具体数字,但我们相信目前中国还不能提供这个数字。

  至于配额的变动,从中国进口商品的配额其实是增长了。按照WTO协议的有关规定,我们正在积极调整欧盟内部仍然采取配额限制的贸易领域。比如,今年年底之前取消纺织品配额、陶瓷制品配额以及鞋类产品和罐装蘑菇等项配额。而且,如果在对华贸易产品配额上今年没有问题,我看不出来为什么明年会出问题。欧盟的消费是非常稳定的,尤其是农产品消费。

  记者:欧盟对进口商品例如空调和电视设置了一些技术壁垒,请问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拉米:这是对我们的安全、消费者保护和环境保护的很正常的考虑。在安全、儿童保护、消费者保护、健康保护和环境保护等方面,我们有相应的标准体系和许可体系,对所有产品一视同仁。

  比如,我们对进口货物设置的化学成分标准,同样适用于国内的生产者。所有人都必须遵守这些标准和制度。这个系统是在WTO协议范围之内的,是贸易协议的技术壁垒,这也是WTO货物法规的一部分。按照法规要求,我们定期预告这些技术标准。所以,这并不是贸易政策的问题。这些决策由技术人员做出,我并不干涉这些决策。它们不是贸易条款,但时常会影响到贸易。

中国履行入世承诺得失

  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在过去几年中履行WTO承诺方面的表现?

  拉米:中国在2001年底正式开始履行WTO承诺,到现在已有三年。中国社会对WTO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认识。目前,即使在中国很多偏远地区,人们也十分了解WTO,甚至比欧洲人了解的程度还要深。

  中国加入WTO的进程被赋予了很多意义,它被当做中国经济走向世界的象征。我在媒体报道中观察到,中国对于加入WTO所给予的关注,履行承诺的决心,以及中国社会对WTO一些基本情况的认识程度,都超过了世界其他地区。

  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能够履行加入WTO时的承诺。在某些领域,中国已经100%地履行了承诺,但在其他领域,一些具有保护倾向的政策重又出现。它们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贸易开放的部分成果。例如,对于汽车产业,中国的贸易政策是要采取国产汽车与进口汽车分营制度,我认为有悖于开放市场的非歧视准则。一旦采用分营制度,进口车必须单独建立分销系统,这是一种歧视。

  其他领域也有类似的规定。比如对建筑服务业我们也有担心。

  尽管官方和法律的承诺都已经执行,我们仍必须考虑如何防止出现新的灰色地带。中国政府在创造新法规和新标准上具有超常创造力。我们坚持要求中国关于开放市场的有关规定要更为透明和更具可预期性。当然,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面对中央、省级和各地方政府,要把这些事情都搞清楚并不容易。

  记者:具体而言,您认为电信和金融领域,例如保险业的情况如何?

  拉米:我们在保险领域遇到一些问题,根据我的经验,这些问题只好暂时搁置。在电信领域,我们仍然面对这个老问题:你需要有一个本地合作者,而寻求本地合作者的过程,却总是既不容易也不透明。

  记者:您如何评价近年来中国企业对新环境的适应情况?

  拉米:中国企业正在以一个正常的速度进行转型。问题是,目前中国的金融系统仍然比较脆弱,银行坏账仍然大量存在。这当然也是造成市场经济扭曲的原因。就此看来,中国在很多领域仍然有待改进。

——此文原载于财经网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信用卡提现 炎黄春秋网 埃博拉病毒 五大战区 银河证券 中远集团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穆斯林的无知 会议 贸易战 作家陈映真去世 十三届三中全会 诚通集团 美国总统大选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