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周汉民委员:全球化仍然是世界主流

2017年03月15日 12:1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他认为全球化仍然是世界主流,WTO地位不会弱化,中国要顺应全球化潮流发展。中美双方都承受不起全面贸易战,沟通对话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资料图:周汉民

  【财新网】(记者 萧辉 实习记者 靳海莲)最近一两年,一股“逆全球化”的论调袭来,作为世界自由贸易基石的WTO是否弱化?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对中美经贸关系造成怎样的挑战,我国该如何应对?财新记者就以上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周汉民教授。

  周汉民委员认为,尽管作为全球自由贸易领导者的美国推出了一系列逆全球化政策,全球化仍然是世界主流,WTO地位不会根本弱化,中国要顺着全球化潮流发展。他认为,中美关系一定程度上会受到特朗普新政的冲击,但双方都承受不起全面贸易战,沟通对话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世界贸易组织地位不会弱化

  财新记者:最近一两年有一股“逆全球化”论调,原来是全球自由贸易领导者的美国推出了一系列反全球化政策,你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贸易形势?

  周汉民:全球化是“二战”后全球经济格局一个非常重要的产物,它强调贸易自由、投资自由、人员往来自由、信息流动自由。世界经济在“二战”后的飞速发展,都得益于这些规则。当然,这些规则自身也有一些局限性,世界经济贸易的发展,强调效率,而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公平,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全球化的缺陷,需要中国和世界各国一道来弥补,但并不是抛弃全球化而另行一套。

  最近一两年确实出现了“逆全球化”论调,但不是主流。世界经济发展的主流仍然是以全球化为主流,世界还会朝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中国也要顺势而为。对于逆全球化的浪潮要高度警惕,美国原来是全球自由贸易的领导者,特朗普上台前提出的一些逆全球化政策,我们无需惊慌失措。

  回顾我国加入WTO的历史,中国用了十五年零五个月,才完成“入世”,中国融入世界,受尽阻拦,但是我们看到“入世”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好处。中国经济总量,“入世”时的2001年不到11万亿元,2016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74.4万亿元;2001年,中国外汇储备只有2000亿美元,2016年达到3万亿美元;2001年,中国贸易进出口总额才5000亿美元,到2016年接近4万亿美元。所以中国要坚持“全球化”精神,努力发展双边和多边贸易关系。

  财新记者:你是WTO研究专家,你认为WTO遇到的问题是什么?WTO地位会被弱化吗?

  周汉民:WTO成立至今22年,它的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有48年历史,完成了七轮多边谈判。这七轮多边谈判主要是美国主导的,有的谈判直接以美国谈判代表命名如“迪龙谈判”。现在,WTO遇到一些问题,这与它的自身机制有关。第一,WTO受到许多诸边和双边贸易条约的平衡,但WTO与诸边、双边贸易条约是并行不悖的;第二,WTO的规则强调“协商一致”,164个成员,不能有一票反对才能通过世界贸易的规则,这样的议事规则非常繁琐,成立22年以来一轮谈判都没有完成,但还是通过了几个重要协定,最新的一个协定是《信息技术协定》,对世界贸易的增长贡献以万亿美元计;第三,当今世界的发展已不同以往,该决策时应该果断。以上三点,使得WTO面临一些困境和挑战,但预测WTO会消亡是危险的,WTO奠定了世界贸易发展的基石,如最惠国待遇原则、国民待遇原则、非歧视原则、市场准入原则等。总之,世界贸易组织在前进中,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成员必须担负起维护世界贸易体系的法治框架和与时俱进的重任。

  中美贸易:沟通对话是正道

  财新记者: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多次发表对中国不利言论,你认为中美贸易战爆发的可能有多大?

  周汉民:中美双方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伙伴。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制造国,这一地位不是某一个国家有新的政策就可以随意改变的。世界500大类工业产品,其中220类中国制造的产量全球第一。与此同时,中国工业和科技革命不断推进,我们的产品质量也在不断地追随世界经济发展和消费需求。如果我们的产品不是适销对路,不符合其他国家基本需求,就不可能有如此大规模的出口。

  美中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贸易逆差,这是有原因的,第一,产业结构的差异,中国是生产大宗商品,特别是消费品的主要国家,美国已经失去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第二,在高科技出口方面,美国对中国有严格出口限制,中国想买而不得;第三,贸易不仅仅是货物贸易,还有技术贸易、服务贸易。在货物贸易方面,尽管中国对美国顺差,但在技术贸易、服务贸易方面,中国处于劣势。

  贸易平衡是人们追求的理想状态,而贸易一定程度的失衡是常态,出现问题,通过磋商谈判解决,是最好的方法。一句老话应当重温,中美两国,合则两立,斗则具伤。这一点不仅在政治关系中如此,在贸易关系中也是如此。有人蛊惑“要发动新的贸易战”,我认为这有悖常理。第一,用贸易战解决问题的时代已经结束;第二,没有一场贸易战是一方百分之百赢,另一方百分之百输;第三,任何一场贸易战,最后还是要坐下来谈。因此,在发生贸易纠纷时,先找到解决办法,办法肯定比问题多。中美两国打交道,每天都在发生问题,也都在解决问题,没必要挑出几个问题,就渲染中美之间必有一场贸易战。

  财新记者: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说中国是汇率操纵的冠军,你怎么评价?

  周汉民:特朗普在竞选时曾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是没有根据的。人民币的价值原则上是由市场决定的,各国是否把它作为储备货币,是否作为储备货币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是世界各国决定的。我国今天没有高估人民币,对汇率的基本判断是基于对我国经济基本面的看法。2016年中国GDP增速达到6.7%,总量达到74.4万亿元,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人民币汇率的国际化程度也相当高,我们有理由也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财新记者:那么中国有什么应对之策?

  周汉民:特朗普是美国总统,美国总统为追求美国利益最大化制定政策,这是势所必然。我们可以用围棋理论来探寻应对之策。第一,围棋境界中的“入神”,我们要静观,静观不是无所作为,静观是入神地去研究,不是浅尝辄止;第二,围棋境界中的“坐照”,就是反观自己,看我们自己有什么可以努力改进的;第三,围棋境界中的“具体”,对每个事物进行具体研究;第四,围棋境界中的“通幽”,曲径通幽,找到破解的办法;第五,围棋境界中的“用智”,用智慧解决问题;第六,围棋境界中的“用巧”,用四两拔千斤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第七,围棋境界中的“斗力”,在重大核心利益问题上,寸土必争;第八,围棋境界中的“若愚”,这是古人要求我们的大智若愚;第九,围棋境界中的“守拙”,就是小平同志所说的韬光养晦,但必须积极作为。

  综合来看,我国的对外经济必须坚持开放政策,坚持世界经济贸易的基本规则,咬定青山不放松,不要在众声喧哗中失去了我们的动力和定力。

  财新记者:美国有一个商会调查显示,美国在华企业感觉已经不像以往那么受欢迎;中国商务部对此回应说中国的投资逐渐在改善,你如何看在华外企面临的环境?

  周汉民:中国利用外资走了39年的道路,怎么评价中国的外贸环境和外资环境,数字的增长和增长比例就是非常直接的表达。中国2016年利用外资增长4.1%,利用外资超过1200亿美元,是39年来最高的。外企对我们的投资环境还有改善的意见,这样的批评是欢迎的,但中国利用外资的环境在不断改善同样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超过利用外资,中国具备国力和信心走向世界,这也受益于我们从过往引进外资中吸取的经验和建立的良好关系。

  财新记者: 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受到一些限制,比如中国希望减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国国企在美投资的限制。目前来看,在特朗普政府下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

  周汉民:美国是对外资限制很严苛的国家,对中国更是如此。我们有过华为在美国被禁止投资的案例,汇源果汁在美国也被禁止投资,理由都是所谓的“国家安全”。去年中国对外投资,被当地政府阻拦的有数百亿美元,其中主要就是在美国被阻拦。我们希望美国更加开放,引进外资政策更为宽松,这对双方都有利。

  财新记者: 你认为中美双边投资协定在特朗普治下的前景如何?

  周汉民:中美双边投资协定已经谈了九年,这是两个大国之间的重要谈判,这一谈判已经经历小布什和奥巴马两任总统,现在轮到特朗普总统了。据我说知道,协定文本谈判基本结束。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两国完全有理由为双边关系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中美双边投资协定尽早谈判成功是必要的。对于前景,中国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希望这一协定最终能谈成,中美经贸关系会有更好的未来。

  财新记者:你如何评价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机制?该机制在中美双边经济和贸易关系中的作用?在新任的美国政府下,这个机制是否会发生一些变化?

  周汉民:正因为中美两国关系是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双方创设了一系列机制,包括经济战略对话,历年来成果明显,双方从国家元首,到相关领域的主要高官,都给予高度的关注。一个机制只要是运行有效的,就应该继续运行下去。所以我们希望这样的机制,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财新记者:特朗普一上任就宣布退出TPP,你如何看待TPP的前景?

  周汉民:特朗普总统退出TPP,已经是一个客观事实,期望他重新回到TPP是一种幻想。中国对TPP的看法是一以贯之的。美国退出TPP,有些国家还在继续推进。但同时我们要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明确提到,准备和脱欧的英国举行双边自由贸易合作谈判;美国已经通知加拿大、墨西哥,要求就三国的经贸关系进行更深入的谈判。我们要高度关注的是没有TPP的美国对外经贸政策,尤其是对世界几大经济集团的政策。

  财新记者:你认为要保持中美贸易关系顺畅最关键的点在哪里?

  周汉民:不能只拿具体的几个小事来渲染中美经贸关系恶化,我们要从全局战略上来看待中美经贸关系,我反复提到中美两国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伙伴,我们互有巨额的贸易和投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思考怎样让双边关系更顺畅、有序。对一个企业家出身的美国总统,效率一定是他时常考虑的,但仅仅考虑效率还不够,还要兼顾公平,效率和公平要达到平衡。

  中美贸易必须发展,也肯定会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由于美国政府更迭,特朗普总统可能会采取的一系列新政,比如征收边境税,针对某些国家征收特别税,这是法律问题,要坚守国际法和国际贸易基本准则解决问题。

  中国当前对外贸易形势依然严峻

  财新记者:你对中国当前的外贸形势怎么看?

  周汉民:中国当前对外贸易形势依然严峻。第一,中国是大进大出、两头在外的贸易格局,原料大量进口,成品大量出口,而原料进口的价格不可控,出口价格上升空间不大;第二,世界经济仍然处在低迷状态,需求严重不足;第三,与中国竞争的国家越来越多,我国的劳动力成本、原料成本、能源成本、环境成本都在上升,中国的外贸比较优势不如过去明显。2016年,我国进出口贸易双双负增长,2017年是关键一年, 希望能变双双负增长为双双正增长,但外贸增长高歌猛进的时代难以再来。

  关键在于中国工业和产业结构要不断升级。我在今年全国政协会议中几次谈到要全面落实“中国制造2025战略”,未来通过“中国制造2035战略”“中国制造2045战略”,经过三个十年的努力,让中国工业,特别是中国制造业名列世界强国的行列达到世界强国水平。其中一个核心问题是培养高素质的劳动力,因此需要与之配套的职业教育也有三个十年规划。我国的高等职业院校大概有13300多所,怎样使中国的职业教育实现现代化是关键问题,我的建议是:第一,把职业教育与中国制造的三个十年计划相融合,由人才计划支撑制造业计划;第二,从根本上改变职业教育的体制和机制,鼓励更多的社会力量办职业教育;第三,职业教育要与高科技领域紧密结合,在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虚拟空间等领域开拓。

  (记者张琪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高昱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两会一线
2017两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