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黄洁夫委员:规范器官移植亟待专门立法

2017年03月05日 17:1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全国政协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目前器官移植还亟待出台专门法律予以规范,把卫生部门、红十字会等各方职责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
资料图:黄洁夫

  【财新网】(记者 刘佳英)自中国停用死囚器官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逐步进入阳光地带。但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告诉财新记者,目前器官移植体系尚不完善,亟待出台专门法律予以规范,把卫生部门、红十字会等各方职责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

  据黄洁夫介绍,2016年中国器官捐献量约4000例,比2015年增长近50%,每百万人口捐献率接近3,年捐献数量已升至世界第2位;外国人以旅游为名到中国参与器官买卖、接受器官移植的非法活动也逐渐被遏制,中国其实已迎来了器官移植的春天。

  今年2月,黄洁夫受邀参加了于梵蒂冈召开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在会上,黄洁夫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界代表展示了中国取得的进展。黄洁夫发言称,中国过去虽然曾把死囚器官作为器官移植的来源,但现在已经全面停止。这一宣示,赢了现场观众的掌声。

  但在进步之余,中国器官捐献还面临诸多挑战。黄洁夫表示,自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实施以来,中国政府共取缔了32个器官贩卖的非法中介,抓捕了174名参与器官贩卖的人员,其中包括近50名医务人员;可是,中国还缺少一部专门规范器官移植、以器官移植中涉及的法律关系为对象的法律。

  法规缺失的困境,进一步表现为器官捐献体系不够完善。一方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中缺乏专门负责器官移植的机构和人员,只有医政医管局中的一名工作人员负责监管,没有设立专门的器官捐献移植管理处;而美国政府中负责管理器官移植事务的就有1500多人。

  另一方面,能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和医院数量不足。“全国能做肺移植、心移植的,我都能直接说出名字来”,黄洁夫表示,中国医生本就短缺,器官移植医生更少,未来要加强器官移植医生的培养,但这还需要一定时间。

  对于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不够的问题,黄洁夫表示,早前中国曾有约600家医院能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但为了保证质量缩减到164家,后来又增加了5家,截至目前全国共有169家医院具有资质,但这已经不能满足患者移植器官的需求。

  预计在2017年,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将增列10家能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五年内有望增加至300家;而只做器官移植,却不开展器官捐献的医院将收到卫计委的“黄牌警告”。

  黄洁夫认为,当前一些医生、患者还没有意识到,器官移植能让尘肺病、肺功能衰竭等患者获得更好的生命体验,但随着人们的认识逐步提高,“理论上每年应该有30万例器官移植”。

  黄洁夫还表示,除提高医疗机构、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能力以外,将肾移植、肺移植、肝移植、心移植纳入医保也迫在眉睫。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黄洁夫曾提交建议将肾移植纳入大病医保,后人社部给予了积极回应。

  在黄洁夫看来,只要肾移植能纳入大病医保,就跨出了重要一步,未来肺、肝等其他器官移植纳入大病医保或大病救助将不再遥远,这实际上有利于节省医保基金,促进公众健康。“一次肾移植手术大概20万元,相当于1年零7个月做肾透析的费用,但肾透析需要做很多年,算下来总体花费比肾移植高。”

  “我一直说,器官移植不仅仅是医疗问题,还体现了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文明程度”,“很多人认为传统文化是阻止器官捐献发展的障碍,其实障碍在于落后的管理体制”。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张柘

两会一线
2017两会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