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第八届财新峰会:改革再出发

【回顾】郝景芳:人工智能时代的人

2016年12月06日 12:21 来源于 财新网
到了这样一个时代节点,我们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人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
74届雨果奖得主、科幻作家郝景芳 图/财新记者 陈亮 陈玮曦

  【财新网】(世界说记者 胡越 实习记者 滕丽敏)第七届财新峰会期间,财新公益基金会联手财新世界说于12月3日成功举办“2016财新女性青年领袖论坛”,评选并表彰了10位女性行业青年领袖,涵盖商业、媒体、科学、艺术等多个领域,同时以“女性新力量”为议题开展了圆桌会议,就女性如何打破天花板,更好的实现社会价值和影响力进行了多角度的探讨。

  论坛为表彰近年内取得重大突破,获得相当社会影响力的女性新锐,为四位优秀女性青年领袖颁发了“新锐女性奖”,分别是:74届雨果奖得主、科幻作家郝景芳,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以及两位来自新兴国家的女性企业家,柬埔寨Blue Media创始人Khek Khemrath与尼日利亚社会企业家 Toyosi Akerele-Ogunsiji。其中,郝景芳作为获奖代表,发表了“人工智能时代的人”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今天跟大家聊一些很轻松的话题,有关于对于未来世界的一个想象。因为大家知道我是用科幻小说获得了一个科幻小说文学奖,我在文学奖上也是设想到关于未来,关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我其实今天仍然会延续这个话题,在人工智能时代,在一个未来会对我们人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个话题与女性是紧密相关的。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很可能当下就站在一个巨大的时代变迁的节点,这个节点可能可以堪比在这几百年的现代化的过程,我们科学革命加上工业革命,使得人类从一个前现代世界进入到一个现代世界,一个工业时代。这个第一轮巨大转变的过程中,整个社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理性时代对于逻辑,对于理性,一个极强大的推崇。然后是大工业时代,这样一个规模生产,对于标准化、体系化、层级化这样整个全社会的一种推崇,这些都是息息相关的。

  但是,我们走到了一个人工智能马上到来的时代,我们很可能会进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新时代。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说,理性化,逻辑推到一个极致,走到哪里呢?那么就是机器人。我们任何一个人,我们的计算能力,我们的推理能力,我们的学习能力都不如人工智能,将来在这方面很可能人工智能就会在每一个领域的逻辑里能力都会超过我们,它记忆力比我们好,它计算任何东西都比我们快,围棋已经打败了我们,以后还会在很多地方的非常高难度的这些课题上打败我们。

  那么,这种大工业化、标准化生产的体系,推到一个极致是什么呢?也是机器人时代。就是我们每个人去做那些重复性的、机械的、标准化的螺丝钉构成都不如机器人,我们不能保证每次不出错,我们也不可能没有倦怠,也不可能没有怨言,而机器人这些都完全可以克服,它可以把所有的这些重复性的标准化的工作做的不厌其烦,做的非常好。这两个趋势合一,我们未来到一个什么时代呢?就是解决难题的任务,我们这种逻辑推理的任务,标准化的做重复性的劳动的任务,很可能被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所取代,我们现在已经不用人帮我们订机票了,所有人都在网上点击几下就可以订机票,查路线,将来这些重复性的工作,这些需要做优化的工作,都是可以交给人和机器人。

  其实一个社会性的影响,像《北京折叠》里面写的,可能大量的人失业了,我今天探讨的是,我们到了这样一个时代节点,我们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我们的人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呢?我们知道我们人将来必须被迫不得不去做那些机器人所不擅长的工作,而在这些领域里面,我们很可能会开创一片独特的天地,我们会仍然有我们的世界。这些领域包括目前看来机器人还做不到的,创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情感识别、直觉、整体的综合能力,以及在语境下的文本能力,常识,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真正我们每天会用到的这些东西,其实对机器人来讲是非常困难的,机器人仍然很难把一个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细节用一个能够情感上说得通的故事讲出来,因为它想要理解这样大量的常识,想要把他们放在一个背景下,想要带进去这些有意义的东西,对于机器人来讲是很难的,因为这个其中很多碎片它们叠加在一起的方式,并不是一个逻辑的,并不是线性的,而机器人在是别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感上面它是比较不太行的。而机器人在创意上面,到目前来看,就是不懂得人类的这种创意。实际上人的创意,很多时候不是逻辑的,人的创意是一个迁移的过程,是类比,在非逻辑的条约,但是能把很多不相关的事情结合在一个过程中,一个新的创意就诞生了。

  此外,机器人的审美能力,机器人与人沟通的这种感知能力,等等在这样的一些方面,到目前看,人工智能可能还是达不到的。所以,机器人未来可能比我们聪明很多,我们能让他解题,但是他不知道解什么题,它对于生活很难像我们有那样的情感。

  这意味着什么?在过去的一个现代化的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一个最明显的特征,构造男性思维明显的优于女性思维。我们看到一个男性很鄙视地跟一个女性说,你有逻辑吗?未来的时代,我们看到男性思维很可能和机器人思维很大程度是重新的,男性思维很多时候还不如机器人快。我们问你有逻辑吗?男性和机器人都说我有,但是机器人会更加优化一些。但是,我们问你有直觉吗?你有第六感吗?能看出在座的三个人,谁喜欢谁,谁讨厌谁吗?我们女性所拥有的这一切独特的感觉,在未来时代可能是一种优势。我说这个并不是真正的希望说一个偏见,说所有男性多少逻辑好,女性都是直觉好,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其实我知道有很多女性在逻辑推理、思维能力都很好。我不是做这样的一个观点。

  我是从这样的一种,就是有的时候我们这种偏见其实换了一个时空,换了一个语境下,它不一定是一个优劣,其实是会颠倒的。我在想,有的时候我们在追求男性和女性平等,这是毫无问题的,也赞成“平权运动”。但是,“平权运动”不代表一定要一样,其实女性从生理上,从天生的这种人的思维结构上,这种大脑上,她还是和男性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思维方式。比如,女性对于情感的直觉,对于人与人交流的感知能力,然后女性之间的这种对于情感的能力,这些都是女性很独特的特征,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这些可能是我们的优势。到那个时候,甚至是我们需要去引领这个时代,因为我们的这种感知能力,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能力,我们的这种创意与审美的能力,我们的这些直觉与新的一些想法,反倒是这个时代更加需要的一些能力。

  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其实和每个人都是不同的,男性和女性之间有很多不同,我们每一个国家的人和另外一个国家的人其实思维上可能也会有一些不同。但是,我们追求的其实平等并不是所有人相同,是尽管我们每个人有不一样的独特的个性,我们每个人和其他人所有都不一样,但是我们仍然能在一起和谐相处,我们都能够相互尊重,我们都能够共同组成这个更好的时代。

  所以,其实我会觉得,在未来的AI的时代到来的时候,其实也许并不会像一些小说家想象的那么样的一个恐怖时代,包括我自己。其实我们可以把它创造成一个更美好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面,我们人与人更重视我们曾经重视的那些感情交流,这些才是我们人之为人最宝贵的东西,谢谢大家!

  附:2016财新女性青年领袖论坛获奖嘉宾名单

  “杰出女性奖”获奖嘉宾:

  李一诺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陈菊红 腾讯公司副总裁

  姚晨 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亲善大使

  刘倩 经济学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

  李恩祐 耶鲁北京中心董事总经理

  凌华薇 财新周刊执行主编

  “新锐女性奖”获奖嘉宾:

  胡玮炜 Mobike创始人

  郝景芳 科幻小说家

  Toyosi Akerele-Ogunsiji 尼日利亚社会企业家

  Khek Khemrath 柬埔寨Blue Media创始人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