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蔡昉:警惕中国过早进入逆城镇化风险

2016年12月03日 13:48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社会科院学副院长蔡昉表示,中国每年外出农民工增长速度从过去大概每年4%,降到2014年的1.3%,2015年只有0.4%,今后可能还会降,甚至很快进入负增长;必须推进户籍改革,合理分担中央与地方政府改革成本,将土地制度改革与农业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的推进结合起来

  【财新网】(见习记者 黄子懿 记者 汪苏)“我们每年外出农民工增长速度从过去大概每年4%,降到2014年的1.3%,去年只有0.4%,今后可能还会降,甚至很快进入负增长。”中国社会科院学副院长蔡昉12月3日在第七届财新峰会上表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农村符合外出人口年龄段的人口已经进入到了负增长了。

  他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不做相关改革,中国可能存在过早进入逆城镇化阶段的风险。

  蔡昉在论坛上表示,人的城镇化是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其实质是资源重新配置的过程,劳动力资源从生产率低的部门流向生产率高的部门,可以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

  在此进程中,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和私人之间,应该合理分担改革成本,分享改革收益。

  蔡昉认为,新型城镇化的改革成本分为公共成本与私人成本。在公共成本方面,最直接的就是政府应当对农民工进城落户的社会保障给予补贴。但公共成本如果仅仅让地方政府来支付的话,地方政府会感觉支出的改革成本和未来能够预期得到的改革收益可能不对称。

  “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户籍制度改革、新型城镇化推进不像我们预期那么快的主要原因。”蔡昉表示,一些地方政府把改革引向了指标改进。比如,通过人口定义、行政区划定义提高人口新型城镇化率。

  “因此,必须推进建立激励相容的改革环境,也就是说,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合理分担改革成本,合理分享改革收益。”蔡昉说。

  蔡昉还认为,城镇化过程中,还存在农民工进城落户带来的迁移安家、就业启动资金、个人保障等私人成本。他引用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的著作《资本的秘密》表示,穷人并不是没有诸如住房、土地等财产,但缺的是对这些财产的财产权与支配权。

  “没有这些东西,你的财产就不能被资本化,不能支撑你迁移和落户的必要支出。”蔡昉说。

  蔡昉指出,应当将土地制度改革与农业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的推进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全面的改革配套方案。

责任编辑:汪苏 | 版面编辑:赵亚姣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