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峰会
报道

哈继铭:中国人口要老当益壮 不能未老先衰

2015年11月06日 17:42 来源于 财新网
哈继铭预测,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未来的劳动力成本和出口竞争力,其优势可能会逐步削弱。所以,中国越来越有必要通过改革来提高生产能力,“做到老当益壮,而不是未老先衰”
哈继铭,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财新图片

  【财新网】(记者 石睿)中国已于2010—2015年进入了老龄化拐点,“未富先老”的影响已经显现,例如国内的储蓄率相较前几年已有所下降;此外,GDP平均增速保持在6.8%,社会债务率也可能大幅上升。但是在全面放开“二孩”之后,老龄化情况在短期内不会有所缓解,劳动人口占比甚至将进一步回落。

  11月6日,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在出席第六届财新峰会“老龄化社会:挑战与商机”专场时提出了上述看法。

  哈继铭认为,全面放开“二孩”之后,短期内不会导致劳动人口的大幅上升,恰恰相反,有工作能力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可能还会进一步回落。

  “劳动人口的定义为15-64岁,劳动人口在未来20年间的变化不会太大。因为这些人一下子生不出20岁的孩子,需要假以时日,这些新生儿才能够进入到工作里面。”

  哈继铭说,实行二胎,对中国长远来说,是保持人口数量的重要政策转变。但是短期内,并不会因为全面二胎的放开,导致劳动人口的大幅上升,“恰恰相反,因为原来的人口是呈4:2:1分布─即4个老人、2个中年人、1个小孩,但今后却可能变成4:2:2。”因此,工作人口占比的下降速度将更快。他担忧,“两个年轻人要承担6个人的生活,一个国家储蓄率高的时候才能比较有利的推高资产价格,储蓄率下降往往是资产价格下降的”。

  哈继铭举例,作为老龄化的典型国家,日本在1990年达到劳动人口/总人口占比的顶点之后,便开始急剧下降。同时,还伴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台阶式下降、房地产价格大幅回落、社会储蓄率下降、政府的负债率大幅度上升等现象。数据显示,日本的社会储蓄率从1990年34%降到18%,而政府负债率占GDP比例则从48%升至200%以上。

  哈继铭提出,中国老龄化的社会经济影响已有所体现。现在,国内的储蓄率和前几年相比已经有所下降,由52%降为目前的48%;在政府负债方面,如果GDP的平均增速降到6.8%,债务率就可能大幅上升。目前中国社会总债务占GDP的比例是240%,但是到2020年,哈继铭预测有可能会上升到340%。

  哈继铭认为,中国迈入老龄化社会,不仅意味着上述挑战,也将带来相应的机遇。

  其一是在教育和医疗领域,目前中国政府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支出占GDP比重是非常低,而一般发达国家在13%以上。据此,他预测“接下来中国的医疗和教育方面支出的复合增长率,会在两位数以上的增速”。

  其二是财富管理。哈继铭说,目前中国公民的储蓄差不多有48.5万亿元,即便有10%的钱拿出来在资本市场上进行投资,差不多要4.9万亿的人民币资金,相当于现在沪港通的19倍,数量巨大,“可以想象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机会是巨大的”。

  其三是旅游行业。他举例道,中国现在出境游一年就1亿人次以上,国内旅游差不多一个人一年要出行两三次,复合增长率高达11%。在此情况下,中国的旅游行业未来将迎来一个非常大的发展契机。

  哈继铭称,中国在2010—2015年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的拐点,与美国和欧洲各国差不多同时进入老龄化;而印度、印尼、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到2030年、甚至到2040年才进入老龄化拐点。

  据此推算,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未来的劳动力成本和出口竞争力,其优势可能会逐步削弱。所以,中国越来越有必要通过改革来提高我们的生产能力,提高我们的增长效率,“做到老当益壮,而不是未老先衰”,哈继铭说。■

责任编辑:徐和谦 | 版面编辑:赵亚姣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