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峰会
报道

【峰会综述】“十三五”新蓝图:挑战与应对

2015年11月06日 12:28 来源于 财新网
全球经济形势严峻,中国惟有加快改革,寻求政策、体制、创新和技术等多方面的突破
“十三五”规划:改革新蓝图。 韦毅/财新实习记者

  【财新网】(记者 吴红毓然)国际环境错综复杂,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结构调整任务艰难,各方对此时提出的“十三五”规划寄予厚望。11月6日,在第六届财新峰会上,众多学者官员围绕“‘十三五’规划:改革新蓝图”热烈讨论,点出未来五年最关键的问题与挑战,并谏言应对之策。

  “当前全球经济形势确实严峻,而且应该说是2009年以来最为严峻和最为复杂的。”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提出了三个问题,认为值得探讨。

  朱光耀认为,首先,世界经济面临重大挑战,主要问题出在需求方,但也要看到供给方的问题,因此要综合制定政策。其次,需要统一认识增长和结构改革的关系,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因此要“包容性增长”。最后,对于传统的经济学概念需要反思。朱光耀表示,从金融危机教训可以反思,3%的赤字率红线和60%的负债率红线,是不是一个绝对科学的标准,是否可以调整,这些观念的僵化并不利于改革,要在实践中调整,形成有指导意义的经济学理论。

  “新兴市场国家明年面临的经济前景,将比今年更差。”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认为,美联储在2015年底基本会加息,但2016年加息步伐会缓慢,甚至可能没有加息,这为新兴市场国家本身的调结构、去杠杆创造了一定的空间。

  全球经济并不乐观,这给予了中国一定的喘息空间,但中国已经融入其中,怎么应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强调,根本上还是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增长的动力,“这个新的动力其实说到底就是创新提高效率。”

  吴敬琏指出,要实现发展方式转变,关键要消除体制性障碍,深化改革。“最重要的是,把社会政治方面的改革短板补上。比如,要将简政放权制度化。怎么实现?一是落实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二是制定各级政府授权职能的正面清单。”

  吴敬琏认为,自贸区目前的改革还应再进一步。主持人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表示,上海自贸区这两年多的实践经验表明,实际上用“点”的创新来推广复制到全国是很难的,地方、中央事实上对结果都不满意。他认为,不如直接按照TPP的高标准要求全国的改革,以“面”的开放来促进整个改革,可能起到的效果更好。

  李剑阁还指出,在经济结构转型中,目前生产端有很多方面可以完善,中国在服务业、制造业还有很多事情做得并不完全足够,比如在科技和制造业能力方面仍未形成核心竞争力。

  黄海洲指出,需求端的问题可以通过财政解决,但中国还是需要在供给端进行重要的改革。“最近楼部长也开玩笑说,中国难道不能把自己的医药、马桶盖做好吗?这些东西实际上是我们自己的消费也可以提升的,就是因为我们监管没到位,老百姓没有这个信心,反正是从国外进口了。”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也认为,经济结构改革是增长的新动力,要提高消费比重。要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加快形成以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服务业市场只有50%左右的开放度,行政垄断、市场垄断在服务领域现在应该还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矛盾和问题。

  “十三五”规划专门对金融监管提出改革建议。李剑阁指出,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阐述是超乎寻常的长度,“在今后的五年里,金融监管框架的改革会进行地超乎我们的预料。”

  港交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指出,金融监管架构应跟随金融市场当前风险结构及来源构成而随之演变。而当前中国的金融监管架构主要针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代的风险,旨在恢复金融秩序,强化不同领域监管专业性。

  迟福林建议,尽快组建金融监管总局以适应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发展的重要需求。巴曙松则阐述了三种国际监管模式,其中讨论较多的是,把几个监管机构整合起来,形成一个跨领域的银证保都覆盖到的超级监管机构,类似“双峰”监管机构。从既有国际实践来看,只要内部进行适当的防火墙隔离,货币政策不参与日常金融监管的执行,是可以的。

  巴曙松认为,当监管功能整合在一起,在应对危机的时候,货币政策的介入、救助功能的介入、最后贷款人功能的介入是稳定市场的“定海神针”。比如这次中国“股灾”时央行的救助,“这轮救市中央行以融资来支持,我个人评价这是这一轮应对危机里面最关键的一步”。■

责任编辑:霍侃 | 版面编辑:李丽莎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