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峰会
报道

谢宇:创新应该容忍不同声音

2015年11月05日 18:13 来源于 财新网
“要给个人,甚至怪人,有足够的空间。”
谢宇,《知识分子》主编,普林斯顿大学、北京大学教授。 财新图片

  【财新网】(记者 崔筝)科学发展的动力何在?中国教育体系是否存在阻碍创新的因素,在普林斯顿大学、北京大学教授谢宇看来,同质化的教育,不能容忍各种人才,不能容忍不同声音,对创新是最有害的。

  在11月5日举行的第六届财新峰会新知论坛:“科技创新与未来投资”上,谢宇通过分析美国目前占据世界科学领先地位的原因,为目前中国科学发展寻找动力。

  他指出,世界科学的中心从古希腊到英国、法国、德国,乃至到现在美国的科学发展处于全球领导地位,与近百年来科学本身在美国发生的变化息息相关。

  首先,“大科学”是在美国实现的。投资方面,以前的科学是小规模、个人的,现在则是集体的,大量资金投入到科学团队。

  另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一批以科学为职业的科学家在美国出现。在早期科学发展史上,科学的发展是不缺钱的贵族,处于兴趣推动的。而目前,更多的科学家是职业行为,以科学工作为谋生手段。

  此外,政府对基础科学的持续参与,是在美国实现的,其成果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够对人类产生效果和作用。应用型科学和企业的结合在美国是最紧密的。

  谢宇表示,目前,中国科学的动力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高等教育成为了获得社会地位的第一部分,无论是走仕途、还是想要获得财富,都需要接受高等教育,科学教育成为了许多人获得社会地位的必要部分。

  第二,中国对于基础科学在资金、人力方面的投入也推动了科学的发展。谢宇表示,在许多技术科学领域,尤其是许多实验科学,只要有工作、有劳动就可以产生成果。目前中国的环境较好,投资了基础仪器和劳动力,因此也产生了不少成果。

  第三方面的动力则是来自于国际合作,有一些来自国外的创意和想法,但是缺乏资金和执行计划,中国提供了很好的环境来实现这些科学方面的想法。

  谢宇表示,每个人都有意志性,每个人都不一样,才有可能有创新。要给个人,甚至怪人,有足够的空间。而中国的问题在于教育的同质化,缺乏对各类人才的包容。

  他说,所有的竞争都有赢家,赢家肯定有别人没有的东西,而我们的教育喜欢培养乖学生,会考试的学生,这只是知识传播的教育,教授已经成熟的知识,过分强调同质化竞争。

  “实际上绝大部分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甚至没有提出问题的。”他说,我们应该包容各种人才,要容忍不同的声音,否则是对创新最有害的,“我们需要的是没有提出问题的问题,没有想到的想法。”

  而在科技竞争的过程中,调节的机制应该是什么,谢宇认为,用市场来调节,比没有市场要好。但是靠国家调控,是外行引导内行,是很危险的。最好的科学原创应该是科学家引导,同行评价,应用型的研究,应该是市场来引导。■

责任编辑:于达维 | 版面编辑:李丽莎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