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昕竹:小心规制变成人治

2014年12月19日 15:19 来源于 财新网
规制相当于法治,却由于行政化导致法治没有了,规制也就无从谈起,最终变成“人治”为主导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当前中国规制面临的问题是行政化越来越严重,法治越来越边缘化,规制无从谈起,最终变成人治为主导”,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12月9日在第五届财新峰会第一场学术专场——“梯若尔与新规制经济学”主题讨论中表示。

  张昕竹说,梯若尔的获奖对于图卢兹学派、对新兴经济学研究机构,包括对规制和反垄断的学者,都是一个鼓励。张昕竹毕业于梯若尔所在的图卢兹经济学院,师从拉丰教授。

  张昕竹坦言,诺贝尔委员会将梯若尔的研究称为“规制科学”,“这个词以前很少提到,因为规制以前往往被认为是非常入世的学问。”

  张昕竹介绍,梯若尔的获奖对政府和规制与反垄断机制有重要启示。新规制经济的正式提出是拉丰教授1990年做出的,包括经济规制(反垄断)、金融规制和社会规制。其核心为激励相容原则和技术经济条件约束。

  张昕竹指出当前中国规制面临的问题。首先,没有解决规制与反垄断的目标模式问题。行政化越来越严重,有逐步加强的趋势,监管机构的行政化带来的最主要结果就是法律的边缘化或者法治的边缘化。规制相当于法治,却由于行政化的结果导致法治没有了,规制也就无从谈起,规制最终变成“人治”为主导。

  其次,“我们很多规制机构,比如反垄断机构,执法过程中,对于权力有非常热烈的渴望。一站式执法,为了执法方便也把别人的权利拿过来,违反了法律基本原则,法律都打破了。”

  同时,执法过程中也出现越来越严重的利益冲突。行政化越来越严重,规制机构兼顾的目标越来越多。而且,反垄断机构的调查权和决策权合一,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为了证明调查结果的正确,反过来验证自己的调查结果。

  张昕竹提出未来的改革方向:第一,建立适应市场化的规制体制和机制;第二,加强规制的法治基础;第三,逐步探索去行政化的监管;第四,建立适应国情的独立性规制;第五,加强能力建设,保证规制与反垄断的专业性。

  “很多人说去行政化现在太天真,不符合国情,如果要想搞市场化的话,这是必然要走的路。”张昕竹说。■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财新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