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二】红顶、灰顶与黑顶商人

2014年04月11日 15:43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贪腐
在这个权力与利益深深交织的场域中,身兼官员和商人双重角色的“红顶商人”,和何燕、邓鸿等人的灰,刘汉的黑,再加上一些特定关系人的“白手套”,共同结成了千丝万缕的网
资料图:四川国腾通讯董事长何燕。 明蒙/CFP

  【财新网】(记者 于宁 胡格 罗洁琪)尽管郭永祥以八面玲珑、擅交朋友著称,不过在“二李一郭”三人组中,主镇一方的李春城身边,环绕着最多的官商关系网。

  和其他城市一样,李春城主政的成都,也成立了大大小小几十家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包括不同类型的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等,以国有资产存量、财政性资金投入、土地储备收益和专营权等方式注入资本,涉足旧城改造、新城建设、工业、交通、文化旅游等领域。然而,这类平台公司不仅为政府借此直接参与具体的经济活动大开其门,更为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利益交换提供了丰沃土壤。

  为李春城所重的多家成都政府平台公司,在改善市貌、修建公路、控制房价、公共设施均等化等方面,替李春城赢得了成都市民的普遍好评,但这些“红顶商人”在城市土地转让和开发领域拥有的极大能量,也催生了更多“灰顶商人”乃至“黑顶商人”暴富的神话。

  在成都,成都投资控股集团(下称成投集团)董事长吴忠耘、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成都高新投资集团(下称高投集团)董事长平兴、兴蓉集团董事长谭建明,都是举足轻重的红顶商人。吴忠耘担任过成都市体改委主任、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戴晓明担任过青白江区区委书记、成都市经委主任,平兴一直在成都高新区任职,担任过成都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谭建明则早在10多年前就是成都市发改委副主任。

  这些前政府的司局级官员,被“派入商海”后,行政级别和组织关系没变,顶头上司和权力关系没变,获得及调动稀缺资源的能力没变,权力的能量经由这些“红顶商人”的二转、粉饰、催化与加速,无远弗届。与其交接棒的座上宾,则是那些可以通过权钱交易,可以给他们带来个人经济利益或政治利益的“灰顶商人”、“黑顶商人”。

何燕的“一号工程”

  国腾集团董事长何燕就是这样一位“灰顶商人”。事实上,何燕伸向权力场的触角早已超越了成都市。2000年周滨之父就参观过何燕的国腾集团,并将国腾集团看作其发展信息产业“一号工程”的重点支撑企业。数年后国腾IC卡销售陷入瓶颈时期,省里有关领导曾安排国腾去做九寨沟、峨眉山的信息化改造,据悉国腾困难时还从成都工投借过4000万元而未归还。

  2001年成都高新区西部园区建设启动,国腾成为入住高新西区最早的企业之一。当年,国腾与电子科技大学联合创办独立学院——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在西部园区征了2000余亩教育用地。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地价只有每亩2万元,除了建学院和国腾科技园,还有大量空地被闲置,直到2008年由国腾出地,成都高投集团旗下高新置业出资,共同开发了“创智联邦”——5栋6层的写字楼,建筑面积约82000平方米,投资规模约2.05亿元,2008年12月30日奠基,建成后按照每平米6000元对外销售。记者在成都市规划局查到,国腾园117933平方米的用地在2007年3月已经变更为一类工业用地,不再是教育用地,但一类工业用地也是不能建写字楼对外出售的。

  不过,非常蹊跷的是,去年6月30日何燕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湖北宜昌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今年1月15日国腾电子(代码300101)的公告称何燕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检察机关批准执行逮捕,所以最终是否涉及土地问题还不得而知。

  另外,国腾电子在石油、公安系统也有业务。今年2月14日,公安部通报称,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原主任佟建鸣,自2001年任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违警行为查处工作指导处处长以来,特别是在担任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企业谋取利益,涉嫌索贿、受贿223万元。公开信息显示,在担任公安部居民身份证密钥管理中心主任期间,佟建鸣与企业有密切往来。2011年3月16日,佟建鸣就曾到成都国腾实业集团进行视察。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四川政商震荡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金融危机 股灾 秦晖 银监局 省委常委 永远在路上 tpp 三年自然灾害 奥凯航空 银河证券 二胎政策 去杠杆 存贷比 周浩 非洲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