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专题 > 权威访谈 > 正文

美国财长谈中美经济关系

2007年03月18日 11:23 来源于 财新网
5月在华盛顿举行第二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希望中方加大汇率灵活性

  (胡舒立 李昕)今年5月,第二次中美经济战略对话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3月7日,中美对话机制美方联席主席、美国总统特别代表、美国财长保尔森访华。正是在保尔森此次访华之后,筹备华盛顿第二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之前,记者在华盛顿采访了保尔森以及美国贸易副代表巴提亚和中美两地的一批专家。

  在谈及5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二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问题时,保尔森告诉记者,下一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举行时,正值美国国会召开期间。他需要考虑如何创造一种可能性,请中方主席吴仪副总理或者其他领导人与美国国会领袖们交流。他还会专门向国会领袖们介绍将要讨论的计划,在这一轮有哪些议题。对话结束之后,还会讨论长远目标,介绍有关进展。“我会反复提醒国会,我们在与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打交道,一个主权国家,一个重要的经济伙伴。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不仅对中国有利,也对美国有利。这就是基本战略。”保尔森说。

  在谈及人民币汇率问题时,保尔森认为,人们并没有看到人民币的迅速升值。而且如果从真实的、贸易加权的角度来看,恐怕还能说人民币在贬值。他希望中方加大汇率灵活性,最终实现浮动汇率。“这样我们可以进入这样一种状态:人们不再讨论汇率应该是多少,因为汇率由市场来决定,取决于经济基本面。”他说。

  对于中国准备建立外汇投资公司,保尔森表示支持,认为是件好事,是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步骤。他相信中国能在衡量风险的基础上为储备资产寻求更高回报的行动是积极的事情。

  记者评论认为,中美经济关系的焦点显而易见——人民币汇率、双边贸易、中国金融业开放、知识产权;双方对这些问题的态度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更有弹性的人民币汇率机制、更为平衡的双边贸易、金融业的进一步加快开放,以及更为健全的知识产权保护,都是符合中美双方根本利益的,只是对于这些方面进展的速度,太平洋两岸看法相去甚远。中国政府看来仍将按照自己的步调行事,保尔森则要和时间赛跑。一方面,他和本届美国政府将在国会的持续压力下,使得自己“卸任之时”“中美经济关系能发展得更为稳固”;另一方面,要解决双方的“紧迫性问题”。

  或许由于保尔森比他的任何前任都更了解中国国情,他很清楚中国政府不会屈于外界的压力上调汇率,而只会按照符合自身的步调推进改革。不过,他并没有守株待兔,而是通过频密的对话加快这一进程。事实上,他的每一次访华,都能带来明显的“保尔森效应”:去年9月19日至22日,他任财长后首次访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在四天内连破三个整数关,达到7.9188;去年12月第一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之前,人民币在11月最后一周连破了7.85、7.84、7.83三个重大关口;今年3月7日,保尔森第三次访华,次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以7.7386创下新高。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不排除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的可能性。

  可以预期,第二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之前,人民币很可能再次加速升值。在此之前,如果中国人民银行加息,则升值进程亦可能加快,而近来不断走高的通货膨胀率以及货币投放增长速度使得加息成为可能。中国2月出口高达51.7%的增长率也增加了不确定性:如果这种趋势是可持续的,则加快升值可以预期。

  ——此文原载于财经网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